森森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这些作品,承包了我整个童年。-浙东前童古镇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这些作品,承包了我整个童年。-浙东前童古镇

小时候我们天天盼望着长大,
长大后却总想回到童年。
其实也许我们怀念的不是童年,
而是陪伴我们长大的那些记忆。
记忆中的爷爷奶奶、青梅竹马,
还有孙悟空、黑猫警长和葫芦娃......
━━━━━
60年了,是他们陪伴了我们的童年
那时候没有3D动画,那时候没有顶尖特效,那时候也没有完美画质,但是他们却都永远的印在了我们的记忆深处。
大闹天宫-1964年
“白龙马,蹄儿朝西,驮着唐三藏跟着三徒弟”,当年身穿红色秋裤无所不能的齐天大圣早已成为几代人的经典记忆,108分钟的动画电影这在童年应该算是大片了吧。

前几天(2017年4月17日),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去世,而在2015年4月,这部大闹天宫的导演马克宣也已去世。他们走了,记忆永存留。

黑猫警长-1984年
“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机灵......啊啊啊~啊啊啊~黑猫警长!”属老鼠的黑猫警长今年已经33岁了,当年为白猫警长流的泪仿佛还在腮边,当年看警长的男子汉有的已经长大成人、真的当了警察。

永远记得小时候它的结尾永远是“请!看!下!一!集!砰砰砰砰砰!”
葫芦兄弟-1988年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葫芦七兄弟今年已经29岁加州卡车王。每个80、90后的记忆里,都一定会存在着那句:“妖怪,快还我爷爷眷恋夕阳!”

在那个欧美日本动漫还没那么流行的年代,这部把剪纸与水墨风格相融合的剪纸动画,就是童年最好的成长伴侣。这么多年过去,看惯了欧美大片的我,不知怎的,金熙秀总觉得动作卡顿萌萌的葫芦娃仍旧很好看!

哪吒闹海-1979年
“等等等,等等等...”琴弦的前奏一响起,仿佛又回到了哪吒开始闹海的童年场景素女真经,当年你有没有也想成为哪吒一样的孩子,只可惜脚下没有风火轮。


阿凡提的故事-1980年
“人人都叫我阿凡提,纳斯尔丁.阿凡提,生来就是个倔脾气,倔啊倔脾气...”倒骑驴的阿凡提应该是童年的我们对新疆维吾尔族的第一认知了吧,大胡子幽默的阿凡提总能解决各种难题,小时候的我们都很崇拜他吧。

人偶做出来的动画也是我们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很神奇,直到现在也不常见。

宝莲灯-1999年
沉香救母的故事很多人都是从这部动画开始知道的阿诺斯瓦辛格,这部动画的经典之处不只是故事情节,李玟的《想你的365天》、陈佩斯的二郎神、徐帆的三圣母都出自这里黑道仲裁者。

当时也许你也为历经艰险的沉香掉过眼泪。

鸭子侦探-2000年
多少人的童年阴影是由《鸭子侦探》引起的合肥的石头,恐怖的音乐和离奇的案件,一度让小时候的我们以为这是部外国出品的动画。

九色鹿-1981年
这应该是童年记忆中最美的一部动画了吧,根据敦煌壁画《鹿王本生》故事改编乌兰木通,九色鹿的神秘、弄蛇人的忘恩负义以及王后的贪婪全都在脑海中闪现。小时候虽然不懂事,但却也知道指指点点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

雪孩子-1980年
记忆中的动画片好像很少有悲剧结尾的凤唳九天,但是这部雪孩子也许童年的你也曾为他流过泪。当他为了救火救小白兔扑向火海的时候,自己却化作了清水。唯美纯洁的画面却是一个悲剧,童年的遗憾或许也有他吧。
三个和尚-1981年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几乎每个孩子都会唱吧,呆头呆脑懒懒的和尚也让童年的我们对和尚有了一个固有的印象,恐怕也只有西游记的唐僧能扭转这个形象了吧。

舒克贝塔-1989年
“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贝克贝克开坦克的贝克”,童话大王郑渊洁的同名动画,皮皮鲁的两个好朋友,谁说人类不能和老鼠做朋友。

大耳朵图图-2001年
90后尤其是00后一定忘不了大耳朵图图吧?每个人的童年也一定有一个可怕的牛爷爷吧?图图妈生气头顶就变成火焰山,就连蠢萌蠢萌的图图的声音都还记得清楚bipics。

没头脑和不高兴-2001年
对于童年经常犯错的我们来说,“没头脑”和“不高兴”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案例,奇思妙想的他们逗我们捧腹大笑,长大了才明白其实我们自己有时候也是这样.

除了上面这些,还有太多童年的经典:《猪八戒吃西瓜》、《小蝌蚪找妈妈》、《小鲤鱼跳龙门》、《三毛流浪记》、《牧笛》、《天书奇谭》、《邋遢大王》......
这些都是上海美影厂给我们的回忆,你的童年是从哪一部开始的?
━━━━━
60年了,是他们给了我们最初的梦想
当童年的我们还不曾懂得人生哲理时,一部部动画片可能是对我们最早的人生启蒙。
《大闹天宫》给童年打开奇幻世界的大门,神话中没有外星人,却有个勇敢的孙悟空。
《黑猫警长》给童年带来最早的职业憧憬,“长大后我也要当警察抓小偷乾安天气预报!”这成了很多人最初的梦想。
《葫芦兄弟》给童年的我们最初的勇气,即使有妖怪也不怕。
《哪吒闹二炮手演员表海》给童年的我们包容的想法王一璠,是不是怪咖不要紧,只要做自己陈萝莉。
《阿凡提》给童年的我们智慧和幽默的最初定义,像阿凡提那样聪明就好了我的三个母亲。
《宝莲灯》给从未经历生离死别的我们有关母爱的定义。
《七色鹿》让童年的我们有了坏人的认知。
《雪孩子》让童年的我们爱上了堆雪人,珍惜友谊。
......

上海美影厂可谓是中国动画业上世纪50年代生产的一艘万吨轮,它体积巨大且五脏齐全,前身是东北电影制片厂的美术片组,1950年迁到上海,隶属上海电影制片厂传奇刑警,1957年4月正式建厂。设动画、木偶和剪纸3个制片部门,它见证了第一部水墨动画、第一部彩色动画长片、第一部彩色宽银幕动画长片。

但是近几年却老化严重,由于收入盈利很小,投入大,回收漫长,人才匮乏等问题上海美术电影厂现在的处境却是非常尴尬。
2000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和中央电视台动画部被确定为一南一北两个动漫主干基地。虽同为主干基地,央视动画部与美影厂待遇完全不同。美影厂作为企业要自负盈亏,而央视动画部获得国家资金支持其制作动画片赢富网,并享有央视这个播出平台。

于动画企业而言,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收购价与成本价的严重倒挂。目前,国内动漫播出的主要渠道仍然是各大电视台,他们所能提供的播出时段与国产动漫目前10多万分钟的年产量相比,远远不够。同时,电视台还掌握着动画片收购的绝对议价权。
2008年取得不俗票房的翻拍片《葫芦兄弟》,也饱受诟病。“没有进行二次创作,只是把20年前的旧作拿出来重新剪辑配音了一下,看不到创新。”聂欣如直言道。
再加上现在大环境的冲击,上海美影厂的生存可谓说是举步维艰森森。

但是无论什么时候孔令俊,
变成什么样子,
我都会记得是你陪伴了我整个童年,
给了我最美好的童年记忆!
谢谢你,上海美影厂!
(截止到目前上海美术电影厂出品的105部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