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匆匆上仙,你家萌徒又闯祸了(灵兮)(热门完结文)-搬运工资源

上仙,你家萌徒又闯祸了(灵兮)(热门完结文)-搬运工资源

文案:
作为一个有着强大背景的人,灵兮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背景有多强大?说出来你都怕!每次闯完祸就走,因为有帮手。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路人:你为何插我?
灵兮:那个我是想帮你插坏人来着,谁知我控制不住我的剑.......
路人卒。
直到拜了这个世界上最帅的师父,传说中很禁欲,很正经,喜欢男人,是一个孩子的他爹的师父。
还好有个现成的娃当儿子,乖巧懂事惹人爱,这日子也挺美的。
终于,某上仙终于憋不住。
“萌徒,我们来生个猴子玩玩。”
“师父,您不是有小松鼠吗?”
“别人的不如亲生的好玩。”
“嗯.......”
==============
楔子 悔不当初
“快走,不要管我们!带着灵儿走!”
灵兮透过熊熊燃烧着的三昧火焰,看着天帝和她九个哥哥。在她印象中,天帝和九个皇子的仙身从来都没有这么多血痕过,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天帝那么悲壮不舍的眼神。
风萧萧兮易水寒,就好像他们会永生不能再见一样。
火神赤炎勾结魔界魔王黑彘攻上天庭,还合神力与魔力用上古凶器拴天链布下了强大复杂的结界。
这样,哪怕是一只苍蝇都难以逃出去,所以他们都来不及跟娲皇或者战神求救正阳县邮编,就像瓮中之鳖一样。
天帝九个皇子好不容易才扯开一个缺口让灵兮他们冲出重围。
灵兮被天后和上官瑜轩强拖着到了南天门,天后捻了个决昆仑人才网,金乌御驾就出现了。
天后看着九只金乌说道:“金乌,你们的速度最快,一定要将公主送到战神干戚那里!”
灵兮身子微微一震,“母后这是要抛下灵儿,自己回去找父帝和哥哥他们吗?灵儿不走!”
天后轻轻地摸了摸灵兮的头,好像要将今生的慈爱一次性全部给灵兮一样。“灵儿,乖,你和你师父去玉笥山找你师祖,母后与你父帝等着你,等着你们来救我们”
“我不,我要与你们在一起!我……”
灵兮刚想往回跑,天后竟给灵兮施了个定身诀!灵兮用尽全身的法力都冲不开,只能流着无用的热泪看着天后。
“母后,放开灵儿,求您了……”
天后眼角落下了一滴泪,划过她受伤的脸庞,成了血泪落下来,落在她洁白的纱裙上染出了一朵彼岸花。
她用手擦了一下涕泪,看着灵兮的师父上官瑜轩说道:“瑜轩,灵儿就拜托你了!”
“天后放心,臣定当竭力护公主周全。曹晓雯
“师父,求您了,让灵儿留下来……母后……”
天后不理灵兮,上官瑜轩也不理。
上官瑜轩将灵兮拦腰一抱,抱上了金乌御驾金友庄。
天后定定地看了灵兮一眼之后,说了一声“走吧”,便转身往回走。
灵兮看着被天界的风吹得衣袂飘飘的天后,拼命地喊着,但是天后头也不回。灵兮知道,天后要去找天帝了。
突然,银河水翻涌起来,那水汽直逼灵兮的脸面,灵兮甚至连呼吸都难以控制。
不!
“师父,我母后要用冰魄咒!您放开我,我要回去!”
冰魄咒,冰魄咒!虽然能败敌,却是相当于“同归于尽”的法术!除了敌军,天帝,天后,九个皇子,整个天庭都会被冰封起来!
天后只教过灵兮如何施法,但是以灵兮的仙力根本就施展不出来,更不要说解开这个咒法,而且天后说过此法无解!
不,我不能让我的父帝母后哥哥,还有天界所有的人永远困在冰冷的世界里面!
灵兮深呼吸了几下,让抽泣的自己冷静下来,斩钉截铁地说道,“师父,你再不放开灵儿,灵儿就震断我自己的经脉……”
不自量力的威胁,最终落败的还是弱者。
灵兮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玉笥山了。但是灵兮身上的定身术依旧没有解除。
战神和上官瑜轩就在床边,看到灵兮醒了,战神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道:“灵儿醒了?”
灵兮带有一丝希冀地看着战神,“我父帝母后呢?我九个哥哥呢?天庭怎么样了?”
“师祖赶去的时候,天庭已经被你母后冰封了……”
后来战神还说了很多话,可是灵兮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如果灵兮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灵兮就不会那么贪玩,一定会好好地修习仙术,提升仙力……只是这世上又哪来那么多如果?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真是悔不当初!
1 天帝唯一的公主
灵兮是天帝与天后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儿。不过五百年前魔界入侵天庭,天帝和天后怕无法保护灵兮的安全,所以将灵兮托付给了娲皇。
他们都说灵兮没大没小,叫娲皇做女娲姐姐,可是灵兮觉得娲皇善良又好看,就喜欢叫她姐姐。
天帝和天后奈何不了灵兮只好由着她了,等到后来战乱平息,他们居然说让灵兮在娲皇那里待够五百年才能回天庭。让灵兮潜心跟着娲皇修炼,以后就不怕什么妖魔鬼怪了。
可是灵兮哪里肯听,西方的大荒广粟之野那么大,灵兮不好好玩玩多可惜啊。而且娲皇也说了,无论神、人、魔都应该活得随心随性,所以她也没有逼灵兮学什么。
这五百年灵兮不但游遍西方的大荒广粟之野每一个角落,游遍东南西北海,还认了南海龙王做义父。当然,他并不知道灵兮的身份,否则怕是要马上就腾云驾雾上天庭给天帝请罪了。
后来灵兮游遍了神仙住的地方之后觉得腻了,就到了人间,人间可是好地方,无论好玩的还是好吃的都比天庭多太多了!不过灵兮觉得,最好吃的还是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吃过了简直生生世世都忘不了!
今日刚好五百年期满,天帝和天后早就派仙使来跟灵兮说今日他们亲自来接灵兮。
“公主,您准备好了没啊,有没有什么要带的交给玉清,玉清给你带着。”
眼前这个言笑晏晏的小仙,是灵兮的贴身侍女,这五百年也跟着灵兮到处去游玩(闯祸),每次有什么事都是灵兮罩着她。
虽然灵兮仙力没有她九个哥哥好,但是还是可以的,至少小妖小魔能搞定。搞不定就叫土地山神这些来救呗,再不行就千里传音,麻烦日理万机的娲皇了美人迟慕。
反正每次闯祸都有人给她收拾烂摊子。
灵兮懒懒道:“我能有什么带的,天庭什么都不缺。”
玉清吐了吐舌头,笑道:“也对,我们公主金枝玉叶,又是天帝天后的心肝儿,想要什么没有。”
突然,头上金光大作,不是天帝天后又是谁,那金乌一只都金灿灿的,何况天帝的御驾有十只金乌拉着。
娲皇也凭空地出现在灵兮的身旁,露出一个简直都快把灵兮迷住的笑容,“天帝,天后。”
天地天后微微点头,“娲皇。”
灵兮不开心了,撅着嘴道:“父帝,女儿说了多少回了,不要叫女娲姐姐娲皇,真难听。”
天帝拿灵兮没办法,硬是给她噎住的感觉,良久才吐出两个字,“你呀……让娲皇见笑了。公主这么顽劣,还让娲皇管了那么多年。”
“天帝说笑了,我很喜欢公主。”
还是娲皇最靠谱,灵兮都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她的父帝和母后,五百年不见没有与她抱头痛哭就算了,还要跟外人损她。
天后满怀感激地对娲皇说:“娲皇这个恩情,我们夫妻都不知该如何报答啊。”
“天后言重了,仙神本就应当守望相助。”
天帝一听,笑得连笑纹都出来了,“娲皇所言甚是!”
2 三哥哥的欢迎礼
告别了娲皇,灵兮他们一同登上了天帝的御驾,转眼间就回到了天庭。
五百年不见,天庭还是老样子,金雕玉砌的。如果我偷偷挖一块到人间,够我吃好几年的冰糖葫芦了吧!
灵兮想着想着居然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天后玩味地看着灵兮说道:“灵儿,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灵兮吐了吐舌头,笑眯眯地说道:“母后,您说笑了。”
天后勾着她好看的薄唇说道:“警告你,不要乱来,否则就算你父帝护着你,我也要把你扔进银河去!”
灵兮赶紧躲到天帝的身后,撒娇道:“父帝,您快看,母后又吓唬儿臣了。”
天帝捋了捋他的小山羊胡子,笑得开心,“你们呐,一个大小孩,一个小小孩。你母后也就嘴硬,好几天前就开始给你收拾装扮寝宫了,说不定你看了,都舍不得踏出寝宫半步。”
有没有这么夸张,您老是不是忘了您女儿本性就不是甘愿成天闷在房子的人。
不过天后口硬心软却是不假。说不定都把灵兮的房间装扮成新房了吉大燕子。
灵兮见天后没有进一步动作,大胆地跳了出来,在天帝和天后的面前给他们“引路”......
“灵儿!看招!”
灵兮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就被一阵仙力给打得飞回天帝天后的身后十丈远,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
三皇子乾湘倏忽出现在灵兮的跟前,扶起灵兮,蹙着眉难以置信地说道:“三哥哥没有出多大的力气啊,你怎么被我打飞这么远?”
瞬间天帝、天后和其余八个皇子都围过来了。
天帝有些不悦地说道:“老三,你怎么下这么重手,把灵儿打飞这么远?”
其余几个皇子也帮忙“声讨”,灵兮刚想开口说我没事,天后却沉着脸说道:“不关湘儿事,湘儿用力几成仙力难道陛下感受不到吗?”
天帝被天后这么一说,只能瞪着眼睛看了看灵兮。灵兮知道天帝这眼神的意思,太熟悉了炒股四季歌。意思就是,灵兮闯祸了,天帝也帮不了灵兮,谁叫天帝“妻”教那么严。
灵兮只好认命的拉下可怜的嘴角等待暴风雨的到来了。
“湘儿用了不到一成的仙力,跟你闹着玩,谁知你竟被打飞出到十丈之外,这五百年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学?”
灵兮看了看天后的眼睛,不看还好,吓得灵兮恨不得眼睛瞎了。天后是要吃了灵兮的样子木块华容道啊!
灵兮要怎么跟母后说,她这五百年是吃喝玩乐加闯祸度过的,身子不自觉抖了下。
“娲皇法术高超,待人极好,五百年就算你学二百五十年,其余二百五十年去混,你也不至于被你三哥哥打飞。可见你根本就没学,把你母后的话都当耳旁风了!”
“朕的好天后,您可别动怒,生气不好看了。”
几个皇子也帮忙劝天后。
天后瞪了天帝一眼,“都是你,宠坏了她!”
天后又扫视了几个皇子一眼,“你们都不要为她说好话了,既然在娲皇那里没学到。那我就送你到战神干戚那里!”
天帝一听是干戚,马上急了,“好天后,干......”
灵兮日后才明白为什么天帝为什么不愿意将灵兮送到战神干戚那里,跟娲皇那里相比,战神那里真是,唉!
3 母后比传说中的后母还要可怕
“元儿、玉儿、湘儿,你们三个将灵儿现在就送到玉笥山去。”
灵兮瞬间呆住了。
我没听错吧,我的脚才在这天宫走了几步张戴维?!我还说要偷挖几块金玉到人家换冰糖葫芦呢,我的大计都还没来得及实现啊!
想到这些,灵兮马上认怂地看着天后,“哀求”道:“好母后,您在说笑吧,您都五百年没见您可爱的女儿了!”
天后看着灵兮,脸色沉沉的,看着比龙王布雨时的天空还要恐怖。灵兮再看看天帝和几个哥哥,他们没有一个敢说一个字的。
灵兮只能在心里暗暗叫苦:我们家的家教啊啊啊!
“你们三个还不快点送你们妹妹走?”
“儿臣遵旨。”
三皇子乾湘有些抱歉地拉着灵兮的衣袖说:“灵儿,走吧。”
灵兮就这样被她三个哥哥“押着”离开了天庭,两手空空地下到了玉笥山。
三个皇子,将不情不愿的灵兮推到了战神干戚的面前,如此这般地将灵兮的情况说了个清楚明白。大皇子乾元意味深长地跟灵兮说了一声“保重”之后就带着二皇子乾玉和三皇子乾湘驾着彩云飞走了!
战神干戚浅笑地看着灵兮,“十公主。”
看战神的年纪,灵兮怎么也得叫他一声叔叔什么的,但是灵兮刚刚被天后赶下天庭,完全没心情顾及什么礼数不礼数的。
灵兮淡淡地说道:“叫本公主干嘛?”
“公主长大了呀,以前见到我都会叫我一声战神叔叔的,还追着我要我佩剑的玉佩来玩呢。现在长大了,都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灵兮细细想了想,好像还真追着谁要过玉佩,最后还摔碎了!难道就是战神吗?记得这么清楚,该不会是记仇吧?
母后该不会是知道这件事,然后把我扔给战神,然后他就好好地折磨我吧,我的天呐!母后狠起心来,真是比传说中的后母还要可怕,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公主想什么这么入迷?”
灵兮回过神来看着战神,笑眯眯地说:“没有,我就觉得战神叔叔还是像当年那样帅气而已。”
这话一出,灵兮都佩服自己,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她根本就不记得当年战神是什么样了。
“过几日,就是师门收徒大会,到时我会给你派一个好师父的。”
“我师父不是你吗?”
“不是!”
“太好......”了
“公主说什么?”
灵兮马上扁了扁嘴,“我是说太可惜了,我想当战神叔叔的徒弟呢。”
战神干戚仰头笑了笑,“我已经不收徒弟了。”
不收就好,免得做你徒弟,你为了你的玉佩折磨我可怎么好。
“还有,以后公主的真实身份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为了公主的安全着想,公主也要注意隐藏身份,不要被有心的人知道做什么文章关婉珊。”
灵兮咧开她的嘴说道:“这个自然啦人生马戏团!”
灵兮过去五百年可不是白混的,那些神仙一听到灵兮是天帝的公主就不再跟灵兮玩了,说什么尊卑有别什么的,步履匆匆就算跟灵兮玩也是扭扭捏捏的,一点都不痛快。
最后跟灵兮相处较好的就是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姐姐,她说了,无论灵兮是谁,都当灵兮是好朋友呢。
4 邂逅一个小男娃
战神干戚将灵兮安排到玉笥山主峰玉摇峰上一个比较僻静的宫殿里面,她一个人大晚上实在闷地发慌便到处乱跑闲逛一下。
都说既来之则安之,虽然灵兮是被天后勒令三个哥哥夹着过来的,就算心有不甘也得安心地待在这玉笥山了。反正灵兮又不是第一次被天后扔出天庭了,那就坦然接受呗。
想到这里,灵兮深深地吸了一口玉笥山的空气,貌似比天庭的还要清新,灵气也不亚于天宫。灵兮看在这两点的份上,勉强给了玉笥山一个及格!
突然一阵软糯的哭声传来,这么晚怎么会有小孩子的哭声?
灵兮循声而去,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娃坐在了地上,不知道怎么地膝盖竟一直在流血,他娘亲看到该有多心疼颂恩·宋帕山啊!
灵兮快速上前,撕开了膝盖附近的衣物,查看伤口,边安慰道:“不用怕,姐姐给你看看。”
灵兮细细查看看他的伤口,还好是皮外伤,灵兮的法力还是有能力帮他处理好这小伤的。
灵兮捻了一个可以让伤口快速愈合的的愈生诀,将她的灵力聚于指尖,在小男娃的膝盖上方缓缓地绕了三圈,伤口逐渐愈合。再捻了一个可以清除尘垢脏污的风清咒,将他的血污给消掉,他的膝盖马上就恢复成了粉嫩好看的小男娃膝盖了。
灵兮开心地对小男娃说道:“站起来走走看还疼不疼。”
他站起来跳了几下,咧开嘴笑道:“不疼了!姐姐你真厉害百慕大之夜!三两下就把我治好了萝卜寨。”
这小男孩笑起来更加可爱了,灵兮勾着嘴角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那么晚还在外面,不怕爹娘担心吗?”
小男孩用软糯的声音回答道:“我叫弘轩,我没有爹娘。”
“呃......”灵兮觉得自己好像问错问题了。
但是小男娃是个人小鬼大的机灵鬼,一下子就猜到了灵兮的心思,“姐姐没事的,弘轩不在意这些。”
灵兮不好意思地“嘻嘻”了两下,“不过姐姐觉得你这么可爱,叫弘轩不太合适。”
小男娃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也觉得不好听,老气横秋的,我才五岁多呢,应该有个乳名才对。”
灵差点没被噎着,这话说得哪里像个五岁的小娃娃说的,都快比她成熟了。
不过这性格到有点像灵兮小时候,说不定他们前世就是姐弟呢,哈哈!
灵兮转动了一下她的眼眸子,再看看弘轩,有了!
“你两只门牙超像小松鼠,我以后就叫你小松鼠怎么样?”
小松鼠露出两只松鼠牙跳了起来,“好耶,我终于有乳名了!”
“哎呦,玉笥山什么时候多了个小松鼠了。”
灵闻声看过去,竟是一个穿着粉衣的男子,细细看去,英气的墨眉,星辰般的眼眸,笔挺的鼻子,好看粉嫩的薄唇,这样的容貌倒也可以轻松驾驭粉衣。
小松鼠跑了过去抱住了那男子叫道:“三师伯。”
那男子斜了一下嘴角看了灵兮一眼,便蹲下去看着小松鼠说道:“你这小松鼠,我说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师伯,你叫上官瑜轩那家伙轩哥哥,却叫我师伯,我与他可是同辈,你这样搞得我很是尴尬啊。”
小松鼠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点着头说:“哦,小松鼠知道了,三师伯。”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窃读记教案!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或扫描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