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上海邮票会会所的变迁-方寸邮缘

上海邮票会会所的变迁-方寸邮缘


图 1客利饭店
由于上海邮票会早期史料缺失很多,加上会所又多次迁移,致使各种集邮图书报刊在记述其会所地址时多有讹误。最近笔者查询上海早期部分英文书报,发现一些记述可以梳理邮票会的活动轨迹,现编译整理如下,与同好分享。华婷婷
1.客利饭店
1912年12月19日英文《字林西报》登载简讯《集邮者》:12月18日,上海邮票会在客利饭店举行成立会议(参见180436)。英文《大陆报》在20日刊登报道《邮票会创建》。在这2张报纸上,都提到邮票会的信函由客利饭店转交。图1明信片上的建筑即为客利饭店,位于江西路九江路东南角,当时门牌号为江西路25号A(参见170541)。1913年11月25日《字林西报》发表报道《邮票会》:11月6日,上海邮票会第1次年会在客利饭店举行。会长拉奇主持会议,发言中讲到会员人数已经发展达到30人,每月一次包括邮票交换的例会,成为会员最感兴趣的活动。今后将每月举办2次例会,活动的房间正在安排,可供会员聚会讨论,所有收藏的邮票目录和集邮文献将整理上架,供会员阅览。
2.汇中饭店
图2汇中饭店
1914年2月18日英文《上海泰晤士报》报道本地消息:邮票会例会昨日在汇中饭店举行。由此可以断定,会所已经迁离客利饭店,改到汇中饭店。图2明信片系1908年新建成的汇中饭店,位于外滩南京路口,当时门牌号为南京路2号,现为和平饭店南楼。
1914年3月31日《上海泰晤士报》刊载以书记施开甲名义发布的《通告》,邀请集邮者参加邮票会今晚在汇中饭店举行的双周例会,由会长绵嘉义演讲《收集什么和怎样收集》集邮学术报告。4月1日《上海泰晤士报》和《字林西报》分别登载报道《上海邮票会:收集什么和怎样收集》。
此后至1918年10月末,所见报道的邮票会年会和例会活动,都在汇中饭店举行。
3.亚洲文会
图3亚洲文会老大楼
1918年11月至1919年9月,尚未见到报刊的邮票会活动报道。1919年10月20日和21日,《上海泰晤士》连续2天刊出以书记莫里斯名义发布的邮票会广告,预告年会将于10月21日在博物院路5号亚洲文会礼堂举办。此后直到1928年10月末,邮票会活动绝大多数在亚洲文会举行,仅1926年有一些活动及年会分别在汇中饭店、客利饭店等处举办。由周今觉发起的“邮票大杯竞赛”,1926年1月6日曾在亚洲文会展出。图3为1871年建造的亚洲文会楼房(取自上海档案馆网站)。1937年4月11-17日举办的庆祝上海邮票会成立25周年邮展,就在新建成的大楼大礼堂内展出,当时门牌号已改为博物院路20号。目前改为上海外滩美术馆。
1920年4月创刊的《STAMP TOPICS》(邮票话题),原由当时兼职邮商薛多尔编印。同年11月,薛多尔当选为上海邮票会理事,该月刊亦从当月第8期开始,由私人编印的邮刊转身变为上海邮票会会刊,并在刊名下特别加注“上海邮票会会刊”。目前国内所见总共17期,最早一期为1920年8月第5期,邮刊地址为南京路17号A。最晚一期为1923年4月第2卷第1期,地址一直都无变化。查阅各期刊载的会务简报,邮票会活动地点都在亚洲文会大楼。邮刊每期最后部分都刊登邮票销售目录坑爸诈骗犯,印有公司英文名称Squires BinghamCo.(中文商号名“时评洋行”)武道圣王,并标称“邮票总店”,另外还注明经营范围为体育用品、照相器材、礼品等商品史贵禄。查阅字林西报1921年《行名簿》,当时使用“南京路17号A”门牌号的商行唯有一家,就是“时评洋行”田菜农,除了邮票之外,主营范围与邮刊所载一样。时评洋行所在地为慈安里大楼的南京路朝南街面店铺,在此一直经营到1949年。此后改为一中商行、一中商店,原址现为一中烟行,门牌号南京东路126号。由此推断,邮刊上的地址绝对不是邮票会会所,仅仅是编刊者用于收取信件的通信地址庇古效应。
1928年10月27日英文《北华捷报》周刊报道,10月19日年会在亚洲文会举行。鉴于该楼房发现白蚁隐患危及安全,随时有可能需要拆除重建,会议决定由新选举产生的委员会(理事会)商定另择会所问题。
4.慈安里大楼
图4波利俱乐部
1928年12月8日,《大陆报》和《北华捷报》周刊都发布报道,邮票会12月3日在新会所首次举行会议,地址为南京路15号。翌年1月28日《大陆报》预报次日集邮拍卖活动时,指明是南京路15号214房间。10月18日在此举行当年年会,报道称现有会员104人,其中91人居住在上海。经查阅得知,此处建筑就是位于南京路四川路西北角的慈安里大楼,1906年建造,门牌号自南京路15号起始,与西邻的慈昌里大楼,都是哈同洋行的房产,沿街门面专门出租给洋人商行开设小型店铺,前述“时评洋行”店铺就开设在南京路17号A。楼上出租作为公司写字间使用宾阳乐队,顶层由洋人租用住宿。图4为1913年左右的慈安里大楼外观(取自上海图书馆网站),位于南京路四川路西北转角的波利俱乐部,门牌号就是南京路15号。
5.中央大厦
图5中央大厦
1930年10月22日《大陆报》发布报道,邮票会年会本月17日在新会所举行,地点是中央大厦A字10号房间。这是当年竣工的新大厦花宵道中,由南北两栋大楼组成武藏,位于九江路至南京路的四川路西侧,是上海较早使用连拱廊形式的商场建筑,底层全部招商开设店铺,楼上出租用于商务办公室,有多个出入口无可奈何造句。图5为1929年大厦开发商新康洋行在《大陆报》刊载招租广告的大厦内景拱廊照片。《大陆报》1931年3月26日邮票会拍卖广告中,指明会所从南京路进口处入内。
图6福利公司大楼
《大陆报》1931年12月4日刊载邮票会拍卖广告,会所地址略有变化,改为中央大厦2号楼的2层9号房间,入口在新康路(现沙市二路)的四川路转角处危机使命。1932年1月14日和16日,中华邮票会曾在《申报》连续刊登2条内容相同的广告,16日在这会所房间举办邮票拍卖会短尾矮袋鼠。《北华捷报》周刊19日报道,此次拍卖会由希腊人邮商巴巴多泊罗(曾在沪开设司蒂芬邮票公司)举槌主拍。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央大厦底楼内通道开设中央市场,连同新康路、中央路(现沙市一路)路边地摊,人们将此地块统称中央商场。现北楼南京路口的门牌号为南京东路119-137号(图6,北楼南京路入口,摄于2018年10月)。
6.福利公司大楼
图7安利大楼
1933年1月20日《大陆报》登载本地短讯:邮票会每周例会今天将在四川路84号福利公司大楼的会所举行。图7即为1905年重新建造的福利公司大楼,位于南京路四川路的东南角。根据租界工部局规定,1934年四川路门牌号更改调整信宜老乡网,福利公司位于四川路的门牌号改为334号。1934年2月9日《大陆报》报道邮票会拍卖简讯,提到会所房间在四川路334号2楼。大楼的英文名根据“福利”译音又称“Fuh-Lee Building”。
1934年5月,福利公司出售南京路大楼(事后透露乃是哈同洋行所购),然后用这笔售楼资金在静安寺路派克路转角(今南京西路和黄河路路口)再建公司新大楼,门牌编号为静安寺路190-208号。1935年6月下旬,福利公司迁入新大楼,7月对外营业。1936年2月,福利公司又租用南京路四川路西北角的慈安里大楼东南角两侧沿街店面(即前述波利俱乐部所在地),开设支店“男式部”,专门经营男子服饰,门牌南京路114号。由于福利公司在此经营近20年坂田银子,直至1955年公司关闭怀宁天气预报,因而慈安里大楼又被人们俗称为“福利大楼”。哈同洋行买下南京路97号福利公司旧址地块后,建造14层新大楼,1937年竣工时直接以哈同遗孀罗迦陵之名命名为迦陵大楼。1949年后改称嘉陵大楼,现有2个门牌号:南京东路99号和四川中路346号。
《北华捷报》周刊1935年7月17日发表《上海及其它的文化载体》专题报道,介绍4个具有丰富活动的小型业余爱好者团体,其中一节就专门谈到上海邮票会,文内特别提到:邮票会会所现位于福利公司大楼内,但是他们打算在不久的将来就要进行搬迁。
7.安利大楼
1935年12月13日《大陆报》登载消息,每周的拍卖会今天下午将在安利大楼的邮票会会所开拍。翌年1月22日发布预告,邮票会年会将于24日在四川路320号安利大楼的会所房间内举行。由此表明从福利公司搬迁后不久,邮票会已经很快安置了新会所。安利大楼北与福利公司大楼邻近,相距仅20多米,马路对面就是中央大厦,1908年建成,1919年安利英行入住后改称安利大楼,直到如今西侧的门牌号还是“四川路320号”(图7,摄于2017年5月)。
1937年6月25日,邮票会举行当年年会。同年7月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1月日军占领上海后,公共租界成为“孤岛”,此后未再见到邮票会活动的报道。1941年2月19日《北华捷报》周刊报道,昨天下午,英国侨民协会集邮小组在四川路320号安利大楼5楼上海邮票会会所举办第3次邮票慈善拍卖会,所获收益将捐赠给战争基金会。这是笔者目前所见最后一次涉及邮票会会所的新闻报道。
8.结语
图8邮票会会所变迁
根据上述邮票会会所变迁的资料,笔者为此制作了会所地点变迁示意图(图8),以便较为直观地看到会所位置变化概况。
鉴于当时新闻报刊对于上海邮票会的活动报道并非连续与完整,目前可供查阅的报刊又极其有限,其它参考资料也极度匮乏,加上笔者囿于见闻,所以目前只能粗略勾勒邮票会会所变迁轮廓,希冀同好给予补正间谍鼠。
来源:十年集邮

长按或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方寸邮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