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成语上医医国 【文史长廊】窦汉卿的故事(四)应征潜邸-肥乡区政协

上医医国 【文史长廊】窦汉卿的故事(四)应征潜邸-肥乡区政协

孝感县被蒙古兵攻占之后,因为孝感县令谢宪子率众抵抗,遭到蒙古人无情地杀戮,一时间,整个孝感成了屠场。窦汉卿被俘,等着蒙古人杀头。
“这不是窦先生吗?”一个身穿蒙古戎服的人喊了他一声,窦汉卿抬头看了看,没有认出是谁。
“我是河南西华县的姚枢姚公茂啊,您在西华教书的时候,我还向您请教过啊。”
窦汉卿想了起来,是哪个爱讲理学的姚枢。他怎么跑到了蒙古人那里?原来,姚枢比窦汉卿小七岁,是河南西华县人,窦汉卿三十七岁时,曾经在姚枢的家乡教书,后来姚枢到蒙古人那边做事,在蒙古兵南征时,姚枢跟随杨惟中,随军南下招募人才。没想到,在孝感见到了窦汉卿,他把窦汉卿的情况告诉了杨惟中,杨惟中和姚枢就邀请窦汉卿应征辅佐蒙古人,但是,窦汉卿与蒙古人有深仇大恨,两次被蒙古人抄家,河北和河南的两个家庭,都毁在蒙古人手中,所有的亲人也都是被蒙古人杀害,所以,他断难答应,
“杀了我吧,我不会帮助蒙古人去杀害更多的民众。”窦汉卿义正言辞地回答。
蒙古兵伐宋,窝阔台命杨维中、姚枢随军南下,招募儒、道、医、卜等人才的时候,曾经有条命令,“凡儒服挂浮籍者,皆出之”,也就是说,凡是在俘虏的汉人中,身上穿着儒服又载入名册的都将释放。姚枢看他有坚定地志向,就下令蒙古兵放了他,并且给他一个征君的名额,让他应征北上。
孝感已经被蒙古人沦陷,在混乱中,恩师谢宪子不知去向,窦汉卿被迫应招,开始踏上了回归故乡的路。这一年,窦汉卿41岁。
公元1238年,在南方避难21年的窦汉卿回到了北方,回到了河北。他本想马上回故乡广平府肥乡县城西村,然而文熔光,蒙古人将他列为征君,应该北上辅佐蒙古。窦汉卿死也不肯,怎么办?暂时留在在河北大名,他在大名的沙麓山隐居下来。
这段时间,窦汉卿为了躲避蒙古人征召,隐姓埋名,《元史》上有八个字,叙述了他当时的心情,“深自韬晦,罕所应接”。蒙古人几次应招,都被他坚决的拒绝。然而,随着窦汉卿名声的加重,忽必烈愈加要寻访到这位贤才,蒙古人想尽了各种办法,来接近窦汉卿。
苏天爵在《国朝名臣事略》上说“己酉,召居潜邸”。公元1249年,54岁的窦汉卿应征北上,这一年,他来到了金莲川,来到忽必烈的潜邸。潜邸两个字,不是地名,是皇帝在登基之前的住所。金莲川,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的上都镇,这里曾经是元世祖忽必烈招揽人才,共计兴国的地方,金莲川幕府就诞生在那里。
那么,窦汉卿是什么原因,应征北上,辅佐忽必烈的,一个被蒙古人两次毁家,河北、河南的两个家庭所有亲人均死在蒙古人的刀下,一个与蒙古人有着深仇大恨的人,怎么又有这么大的思想转变呢?通过对元代史学和当时社会背景认真解读,我们逐渐了解到,窦汉卿当时的内心深处微妙的变化。
第一、当时,与窦汉卿相同的理学大儒们认为,如果不用理学思想影响元朝统治者,蒙古人在得到天下以后,会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来治理华夏,百姓将长期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理学也是在利用统治者的权力王满银,传播儒道,尤其是程朱理学,他们不会放过这个极好的机会,不这样做,儒道很难推行,中原文明,就有可能断送在这些游牧贵族统治者的手中。
程颐说过,“圣贤之于天下,虽知道之将废,岂肯坐视乱而不救。”既然将自己视为圣贤,就在国家有难的时候,应该挺身而出,不能坐视不管。
程颐的这种思想,正是窦汉卿和姚枢这些儒生仕元的驱动力,也是他们“慨然以道为己任”的体现。他们决心以自己的行动去保护、推动儒道的运行迪迪鹿童装,去感化、影响、转变元统治者的旧俗。
第二、金元之战,蒙古人杀人如麻,每每占领一处一城,无论老幼,多所杀害,甚至下令屠城,中原汉人死伤无算,家家有哀室之痛,户户有丧子之苦,社会急剧不安,人民到处避难,四处逃窜,妻离子散毒皮暴掠龙。每次战争之后,紧跟着便是瘟疫流行,人民遭受有世以来的最大的灾难。《国语》上说,“上医医国,其次医民。”面对这场灾难,当时,很多名人达士挺身而出。
“十年兵灾万民愁,千万中无一二留。” 窦汉卿的老师丘处机,不远万里前往西域,劝告忽必烈不可乱杀无辜青空呐喊,忽必烈虽然下过“止杀”令,然而,没过多久,依旧对反抗者进行屠城的无辜滥杀。
当时蒙古这个只有百万人的民族,已将其马背上的武功发挥到了顶点:在东西方描述十二三世纪的史书上,记录着元人屠城的事迹。据说杀死了1800多万欧亚人,西亚和欧洲至今仍视当时为“黄祸”。元太祖成吉思汗是这样表述这种盲目征战思想的:“人生最大的快慰,在于战胜,在使敌人哭泣,取去他们的马和财产,搂抱他们的妻女。”
忽必烈率军从漠北率军南征,窦汉卿的好友姚枢从征。大军行进到一个叫曲先脑儿的地方,忽必烈夜宴群臣。席间闲话,姚枢给他讲起了北宋儒将曹彬的故事:北宋初年,宋太祖派遣曹彬平定南唐,行军途中,曹彬佯装生病,部下众将纷纷前来探望,曹彬告诉他们,自己是忧虑过度造成的,只要他们保证攻下金陵后,不抢劫和屠杀百姓,他的病才会好起来。主帅都这样了,众将只好纷纷表态,约束自己的部下。后来曹彬的军队攻下金陵后,果然不杀一人,金陵安定如初,“市不易肆”。
听了姚枢的故事,忽必烈没有说话。但第二天大军起程之时,忽必烈在马上看到姚枢,高声对他说:“汝昨夕言曹彬不杀者,吾能为之,吾能为之蔺阳中学!”姚枢在马上拱手贺道:“圣人之心,仁明如此,生民之福,国家之幸也。”
窦汉卿本着放下个人恩怨,拯救更多生命的理念,决心用理学思想说服忽必烈,以仁治天下,实行止杀,禁止滥杀无辜。
第三、当时,士大夫“夷夏”观念和不满“异族”统治的抵触情绪,日渐淡薄,窦汉卿生于金代,已经是异族统治很长时间,他的很多友人已经仕元,他的友人在元廷推荐窦汉卿,说窦汉卿是如何的贤能,忽必烈已经在心目中,视窦汉卿为必得,如果继续与元朝对抗,极有可能遭遇不测。试想,一个饱经战争之苦的人,他最渴望的是什么,不是和平安定的生活吗?他回到大名以后,又有了家室儿女玉石传奇,他不想在第三次失去亲人。所以,在友人的劝说下,窦汉卿不得已仕元。
窦汉卿的《神道碑》上,有一段公案,叙述了窦汉卿是如何被应征面见忽必烈的。公元1249年,蒙古使者拿着忽必烈的诏令到了大名,应该是红头文件。看起来不是第一次来应招窦汉卿,这位使者知道,自己去见窦汉卿,肯定被拒绝,怎么办呢?先让窦汉卿的朋友去,只论私交,不谈公事,这位使者换了一身便衣,悄悄地跟在窦汉卿这位朋友的身后,当窦汉卿见到使者以后,不得已才出来拜见。好不容易征得窦汉卿前去见忽必烈的同意,这位特使呢,马上命令大名府府官当天就“斋遣就道”,安排践行,立即上道,为什么?生怕窦汉卿有什么意外,或者变卦说不去,可见窦汉卿在当时的影响。到了潜邸,忽必烈举行了很隆重的欢迎仪式。
是谁在大名说服窦汉卿北上仕元的?窦汉卿的这位朋友是谁,《神道碑》和其它史料上都没有明确的记载,我推测应该是姚枢。姚枢既是窦的朋友,又在以前帮助过蒙古人,并且从孝感城中将窦汉卿救出,本想说服窦汉卿仕元,看窦汉卿决议不从,只得作罢,后来也致仕在大名,与窦汉卿、许衡一起教书论道。他了解窦汉卿的才能和人品,所以,姚枢应该是元使者最先说服的对象,之后由姚枢再去劝说窦汉卿。关于窦汉卿出世,《元史》也有相同的记载。
当时,忽必烈在潜邸,做漠北的藩王,总领漠南军国庶事。“思大有为于天下”,“征天下名士而用之”。他想学习唐太宗李世民做秦王的时候,“广延四方文学之士,讲论治道,终至太平”,从而,不断延揽“耆儒硕德”和各种“奇材异能之士”到潜八连杀原唱邸,“待以心腹,契如鱼水”。建立了蒙元历史上有名的“金莲川幕府”。
谁让他这么做的呢?刘秉忠。刘秉忠是邢台人,以前名叫刘侃,在邢台的节度府做小吏,后来出家为僧,隐居在邯郸西部的紫山,法名子聪和尚。当时,有个僧人,名字叫云海,是当时的著名高僧。忽必烈在潜邸的时候,刘秉忠和云海和尚一起应征,后来辅佐忽必烈挣得元位,元初军国大事和典章制度,都由刘秉忠设计草定,就是元朝的名字屠龙勇士潘森,也是刘秉忠给起的。他取《易经》“大哉干元”之意,将蒙古更名为“大元”。他负责设计和修建元大都,是元朝的开国元勋。刘秉忠后来还了俗,做了窦汉卿的二女婿,媒人是忽必烈。刘秉忠与窦汉卿既是翁婿关系,又是真挚的朋友。在刘秉忠所著的《藏春集》中,有几首写给窦汉卿的诗,从诗的内容看,刘秉忠对窦汉卿有很深的仰慕之情。
当时应邀北上金莲川幕府的,有各界人士,他们是受到忽必烈器重的“才能智略之士”,可以考见的有60余人。有正统儒学的代表,象赵复、许衡、姚枢、窦汉卿、杨惟中等均在其中。刘秉忠是儒、释、道皆通的人物,他不但自己不倦地向忽必烈讲述治理天下的道理,还将张文谦、李德辉等中原儒者推荐至忽必烈帐下。当时被征召的名医,除窦汉卿外,尚有许国桢、罗天益、曲阳的刘禅师、颜风卿等。窦汉卿被招致潜邸,应该是亦儒亦医。窦汉卿当时在医界已经很有声望了,但是从窦汉卿初到潜邸,忽必烈问以治道上看,反而更像是因儒而被征。虽然窦汉卿被朝廷征访是他的理学之道,他在医学方面的精湛技术,也是主要原因。窦汉卿的挚友许衡有一位学生叫耶律有尚,他就说:“时窦默子声以针术得名,累被朝廷征访”。
谁在忽必烈跟前推荐了窦汉卿呢?是通州人李德辉。我们通过阅读姚燧的《牧庵集》可以找到答案。该书中有一篇“李忠宣公行状”的文章,李忠宣是李德辉的谥号,里面讲到:岁丁未,也就是公元1247年,根据太傅刘秉忠的推荐,李德辉被征至潜藩,也就是潜邸,忽必烈还没有做元皇帝之前的居住地。李德辉到了之后,就侍奉皇太子读书,做陪读生。李德辉当时在忽必烈跟前,推荐了翰林侍讲学士窦汉卿。可以看得出,是刘秉忠介绍的李德辉先入潜藩,李德辉又推荐了窦汉卿。
《牧庵集》这部书的作者姚燧,是姚枢的侄子。他对当时窦汉卿的情况很了解。姚燧自幼失去父母,由姚枢养大成人,姚枢在大名、苏门山与窦汉卿住在一起的时候,姚燧均在左右。
忽必烈在潜邸听说窦汉卿满腹的经纶,便急于见他。
《元史》上记载,世祖忽必烈常常一天要召问三次,窦汉卿的回答都合世祖的心意。从此以后,倍加优待,不让他离开自己的左右。
窦汉卿向元世祖忽必烈举贤荐能。有一次,忽必烈问当今谁明白治理国家,窦汉卿便荐举姚枢,朝廷立即召姚枢来任用。要找像唐朝魏征这样的人,窦汉卿推荐“犯颜谏诤,刚毅不屈”的许衡和“深识远虑,有宰相才”的史天泽。当时,史天泽正任汉南宣抚使,巡视汉南,存问官吏百姓,忽必烈立即召回,拜史天泽为右承相。
没过多久,忽必烈就叫皇子真金跟着窦汉卿学习民间故事成语,窦汉卿当上了太子的老师。《御定孝经衍义》的七十六卷上有,“元世祖嫡子真金,少从姚枢、窦默受孝经”的记载。
忽必烈在出征大理之前,任明廷将窦汉卿招来,赐给他一对玉带钩,他拉着窦汉卿的手,恳切的说:“这对玉带钩是以前金朝内府的东西,非常的珍贵,你是我最尊敬的老人,只有您最适于佩戴它。我的儿子真金现在跟着您学习,我怕他在我出征离开后,他不尊敬您,我将这枚玉带钩送给您佩戴,是想让我的王子见到此物,如见到我一般有所约束。”
公元1252年冬天,忽必烈出征云南,临行前,他让窦汉卿前往曲你河太后身边。曲你河,也称怯绿连河。现在的名字叫克鲁伦河。《神道碑》上这样记载:
临行前,忽必烈赐给窦汉卿貂皮帽和貂皮衣裳,以及靴袜等物品。到了上都和林之后,太后就问窦汉卿:‘您是做什么的呢?’窦汉卿只说自己是孔夫子的学生。” 因为元初崇尚儒学,太后也懂得大汉有个孔夫子。太后听了很高兴,就赐给他坐位,听他讲解治国的方法。
元代诗人张文中的《上都道中二首》有“幽都风土异,六月亦冰霜”诗句,可以看出北方上都非常的寒冷。杨瑀的《山居新语》中,有“上都五月雪飞花,顷刻银妆千万家。”的诗句,更可见当时的漠北风情。看起来忽必烈很厚待这位大儒大医,赐给他貂皮大衣等来御寒。
在太后面前,窦汉卿不以医者自称,只说自己是孔夫子的学生,足见元初重儒以治国水皮杂谈,侧面也反映出窦汉卿仕元,是忽必烈重儒治国的原因。窦汉卿满腹经纶,又为名医,自当被元太后称赞。
在漠北住了一段时间之后,窦汉卿请求南还回家。朝廷就命大名府和顺德府,都给予田地和房屋,官府也常送去衣物。可见,元廷对窦汉卿非常的尊重。
窦汉卿在漠北,在忽必烈的潜邸金莲川,他每时每刻,都没有忘记故乡河北肥乡。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告别了元廷,径直向南方走去。